疯马纪念雕像Crazy Horse Memorial:印第安人的英雄 将超越总统山

到南达科他州(South Dakota),之前我们介绍过黑熊国度总统山,今天介绍另外一个也是非常独特的景点:疯马巨石,或者疯马纪念雕像-Crazy Horse Memorial。

这个疯马巨石与总统山紧密相关,不仅同在黑山(Black Hills,或译作布拉克山),而且是因为有了那个总统雕像,才有的这个疯马巨石。疯马不是马,更不是一匹发疯的马,而是当地印第安人的一位英雄人物,名叫Crazy Horse。总统山,即拉什莫尔山国家纪念公园(Mount Rushmore National Memorial)和疯马巨石(Crazy Horse Memorial),二者相距 仅17英里。

南达科他州简称南达州,是美国中西部平原上地势较高的一州,过去曾是印地安人苏族(Sioux )中拉科他族(Lakota)的部落所在。南达科他州在1889年11月2日加入美国联邦,也是在同一天被命名的。“达科他”(Dakota)源自印第安人的语言,意思是“朋友”。

美国原住民生活在现在的北达科他(North Dakota)比欧洲移民早几千年,他们的部落包括曼丹人(Mandan),达科他人和Yanktonai。

美国总统本杰明·哈里森于1889年11月2日签署了正式接纳北达科他州和南达科他州为联盟,由于南北两州没有明确记录加入顺序,南达科他州因字母顺序列为美国第40州。

1890年12月29日,在松脊印第安保护区 (Pine Ridge Indian Reservation)发动伤膝河大屠杀,杀死拉科塔米尼孔朱族群酋长 斑鹿(又名大脚)及其族人。 发生大屠杀。 通常被称为美国与拉科塔苏族国家之间的最后一次主要武装冲突,大屠杀导致至少146名苏族人死亡,其中许多人是妇女和儿童。31名美国士兵也在冲突中丧生。



在20世纪初,气候变干燥和经济衰退的冲击下导致南达科他州的人口在1930年到1940年间下降7%以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金融业和旅游业的发展,南达科他州从一个以农业为主的经济转变为一个多样化的经济发展。

在历史上,拉科塔人认黑山是神圣的,反对美国人在此采矿。在1866年至1868年间,美国陆军在越过美国堡垒的波兹曼小径上与拉科塔族及其盟友作战,以保护沿着小径旅行的矿工。 奥格拉拉酋长红云带领他的人民在红云战争(Red Cloud’s War)中获胜。 1868年,美国签署了1868年拉勒米堡条约(Treaty of Fort Laramie (1868)),令黑山永远免受白人移居。四年后,那里发现了黄金,探矿者纷纷涌入该地区。

对殖民者和矿工的袭击被陆军指挥官乔治·阿姆斯壮·卡斯特中校等领导的军队撞见。菲利普·谢里登将军鼓励他的部队打猎并杀死野牛,以此作为“摧毁印第安人杂货店”的手段。

结盟的拉科塔族和阿拉帕霍族,加上后来加入的北夏安族(Northern Cheyenne Indian Reservation),共同参与了1860年以后的许多战争。1876年6月17日,他们在罗斯巴德战役面对乔治·克鲁克(George Crook)将军的军队,成功的打了一场拖延战,防止克鲁克锁定和攻击他们的营地。一周之后,他们在油腻草地战役(小大角战役)击败了美国第7骑兵团,战场是在1868年建立的乌鸦印第安保留区(Crow Indian Reservation)。卡斯特袭击一个由几个部落组成的营地,但其规模比他意识到的大得多。印地安联合部队由疯马酋长带领杀死258名士兵,歼灭了卡斯特全营,并造成该团50%以上的人员伤亡。

然而他们对美国陆军的胜利无法持续。美国国会授权拨款扩军2,500人。强化后的美国陆军在一系列战斗中打败拉科塔部队,最终在1877年结束了1876年大苏族战争(Great Sioux War of 1876)。拉科塔族最后被限制在保留区内,禁止捕猎野牛,并强迫接受政府分配的粮食。

1877年,一些拉科塔族人签署了割让黑山给美国的条约;然而,这个条约的性质和它的过程是有争议的。实际上支持该条约的拉科塔领导人的数量是有高度争议。小幅度的冲突继续在黑山发生。14年后的1890年12月15日,坐牛在立石保留区(Standing Rock Indian Reservation)被杀死。1890年12月29日,美国军队在在松脊岭保留区(Pine Ridge Indian Reservation)发动伤膝河大屠杀,杀死拉科塔米尼孔朱族群酋长斑鹿(又名大脚)及其族人。

黑山战争

黑山战争(Great Sioux War)发生在1876年-1877年间,拉科塔人和美国政府军之间的战争,为了守卫拉科塔人的圣地-黑山,拉科塔人在大酋长坐牛及争酋疯马、高尔等人的带领下与美国政府军勇敢作战,并在著名的小大角河战役中,全歼卡斯特将军率领的号称“消灭一切印第安人”的第七骑兵团260多人,这也是历史上美国印第安人对美国政府军的最辉煌的一次胜利。

黑山地区原是苏族印弟安人祖祖辈辈的圣地,同时也是一块白人不感兴趣的荒原。但是自从探险者在黑山地区发现了黄金,其后大量白人涌到这里来淘金,想把印第安人赶走,遇到黑山地区的印第安苏人,夏延人,黑脚人,奥格拉拉人的抵抗。后来美国政府与印第安人签定了条约,条约的语言朴素动人:“只要河还在流,草还在长,树还有叶子,南达科他的黑山就永远是苏族印第安人的圣地。”后来撕毁这个条约的当然既不是河水,也不是青草。对于白人的驱赶和屠杀,酋长疯马(Crazy Horse)别无选择,只能用他的方式来捍卫他的人民,他联合起其它兄弟部落的酋长一起击退了白人军队的多次入侵。

美国政府加大镇压的力度,并大量捕杀野牛以断绝苏族的食物来源。苏族人无奈在几年后向政府军投降,他们的战争酋长也大多被捕杀或暗杀。

疯马巨石及雕刻家柯扎克·焦乌科夫斯基

当波兰裔雕塑家柯扎克·焦乌科夫斯基(Korczak Ziolkowski)于1939年首次到达南达科他州协助雕刻总统山时,他并未意识到,他会在几英里之外的地方留下传奇。

多年以来,拉科塔酋长立熊亨利(Henry Standing Bear)一直想要建立一座树立在黑丘上的美国印第安人纪念碑。黑山是拉科塔人认为的神圣之地,但已经不再属于拉科塔人。当工人们于1927年开始雕刻美国总统山时,刺激了拉科塔的老人们,他们希望找一座山,在山上雕下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们的酋长同伴们和我都想让白人知道,印第安人也有自己的伟大英雄。”在1940年代快结束时,立熊给焦乌科夫斯基的信中这样写道。

立熊心目中的英雄正是他的表哥疯马。疯马是奥格拉拉拉科塔(Oglala Lakota)的领袖,带领印第安人参加了抵抗美国政府抢占黑山的苏族战争。1876 年,疯马在蒙大拿南部进行的小巨角战役中击败了美军将军乔治·卡斯特(George Custer)和他的骑兵,这一战役史称”卡斯特的最后据点”。疯马最后被暗杀,当时才33岁。

尽管焦乌科夫斯基深受触动,但他并未立即着手行动。他回到了康涅狄格州的家中,随后志愿参加了二战,并且在诺曼底奥马哈海滩(Omaha Beach)成功登陆。

但是战争结束后,他拒绝了在欧洲修建战争纪念碑的邀请,而是在1947年5月3日返回了黑山,开始了他最后一件雕刻品:疯马巨石。

焦乌科夫斯基将一生都献给了这座山,摔断过骨头,经历了多次背部手术以及多次的心脏病发作。他一直投身于这一事业,直到1982年去世。他没能看到疯马的面部从岩石中脱颖而出。

有人认为也许他的去世标志着这一纪念碑工程的终止,但是他的妻子露丝·焦乌科夫斯基延续了他的事业。在她的领导下,工作重点转移到雕像的面部,以纪念雕刻工作开始50周年。她的计划成功了;面部雕像于1998年完成。

焦乌科夫斯基的全部10个孩子在青少年时期都为疯马巨石项目工作过:女孩帮助她们的母亲负责游客区,而男孩则和他们的父亲在山上工作。其中七个孩子将纪念碑建设作为他们的职业,如今,焦乌科夫斯基的第三代后人仍然延续着这个家族未完成的事业。

在柯扎克开始雕刻疯马纪念雕像的六十多年后的今天,他的家人仍然延续着这一梦想,继续雕刻着这座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山体雕像。竣工后,疯马整体雕像长641英尺(195米) 、高563英尺( 172米 ), 比乐山大佛大两倍, 单是马头部位就超过了四位总统头部5米有余。目前工程集中在高达22层楼的马头部轮廓雕刻。这将是一项世纪工程,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完成。柯扎克的家人持守着雕塑家生前的财务理念,疯马不是政府拨款项目,而是一项非盈利的人道主义使命。

相关旅游线路

深度黄石公园-总统巨石-魔鬼峰-大提顿-盐湖城7日游(丹佛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