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到阿拉斯加旅游,狗拉雪橇是特别受欢迎的一项娱乐活动。蜂鸟旅游2019年圣诞节期间组织了专门集中组织了一次阿拉斯加之旅,在费尔班克斯就有一天选择了狗拉雪橇的活动。

狗拉雪橇的场地一般是雪原和林海相结合,驰骋在其中,就仿佛进入了仙境一般,其美难以用语言表达。这是我们用手机现场拍摄的视频,请原谅不够完美的清晰度。

YouTube频道直接观看:https://youtu.be/BamduMQmoIA

关于哈士奇的故事

迪斯尼拍摄过一部电影Togo,讲述的是一个关于阿拉斯加雪橇犬的真实的故事。在阿拉斯加旅游,我们的导游也会给大家讲。

1925年1月,阿拉斯加的诺美镇(Nome)处在一场致命的白喉病的危机中。当时已有四名儿童死亡,当地大多数人是阿拉斯加原住民,对这个疾病没有抵抗能力,如果没有抗毒素,预计在诺美和周边地区的将近1万人口,死亡率可能接近100%。情况危急,整个镇里只有柯蒂斯·韦尔奇(Dr. Curtis Welch)一位医生。他发出了紧急电报,声明该地区急需一百万单位抗毒素血清。

为了挽救该镇的居民,150多支雪橇犬在短短六天内,战胜几十年来最严酷的冬季条件,在雪地中狂奔674公里(1,085公里),及时地把珍贵的救命药送到, 挽救了该地一万人的性命。

诺美地处偏远,没有与外界直通的道路。整个阿拉斯加州只有三架飞机,还全都在冬季停止使用了。唯一的一条铁道线与诺美最近的地方是相距 674 英里(1,085公里)的尼纳纳(Nenana)。雪上加霜的是,那一年的冬天是20年里最寒冷的一个冬天,每天的气温处于负34至负46摄氏度,每天的日照也只有几个小时而已。

面对这种情况,诺美地方议事会决定,在火车把血清运到尼纳纳后,唯一的办法是用狗拉雪橇接力的方式,把血清从尼纳纳运送到诺美。

西伯利亚哈士奇是当地主要的雪橇犬,与其它品种相比,它们体力好,奔跑速度快,并在表面的毛下面还有一层卷曲的毛发,非常保温,且毛发生长期长,不易脱落,因此耗能小,使哈士奇们的饭量小, 非常适合在最艰苦的环境下作雪橇犬。

当时美国邮政局通常是用哈士奇拉雪橇在这个地区进行邮件的投递工作。这条线路通常会花25天时间,然而在恶劣的天气环境下血清的保质期只有六天。也就是说,哈士奇们只有不到平时四分之一的时间来完成这个任务。

在美国邮政局的帮助下,20名赶狗拉雪橇的人和150多条雪橇犬被布置到了这条674英里的线路上。

负责最危险的一个路段的人叫做莱昂哈德·塞普拉拉(Leonhard Seppala)。他要走的170英里 (274公里)是倒数第二个路段,比其它队的路段长一倍,而且要经过充满危险的诺顿湾(Norton Sound)。

他带领哈士奇雪橇队从诺美出发用三天跑了170英里(274公里),于1月31日接应到了上一支雪橇队,拿到血清后踏上返回诺美的路。

塞普拉拉的雪橇队于夜晚赶到了诺顿湾,情况如同噩梦般糟糕,眼前是20英里长的冰盖。由海水冻成的冰盖不稳固, 然而沿着岸边绕过去会多花费整整一天的时间。他们必须争分夺秒地把血清送到下一个雪橇队,没有片刻可以耽误。

塞普拉拉对他的领队犬多哥(Togo)有十足的信心,他们踏上了冰盖继续前进。

若从冰盖上的裂缝掉入冰冷的海水中那绝对是致命的,塞普拉拉需要准确地绕过这些裂缝和没被冻上的水面,才能到达对岸。然而漆黑的夜晚,加上突然来袭的暴雪导致他看不见眼前的路,在寒风的影响下也听不到冰层裂开的声音。他们只有靠他的领队犬多哥的准确导航才有希望生存。

狗的胡须可以感测到气流的变化,而哈士奇的胡须与其它品种的狗相比尤为敏感。塞普拉拉凭借多哥的才能安全地穿过了冰盖。

多年之后,塞普拉拉回忆说:“我从来没有比多哥更好的狗,他的耐力,忠诚和智慧无法超越,多哥是曾经行走在阿拉斯加的最好的狗。”

五天半跑完全程 成功救人

卡森的雪橇队又狂奔70多英里,于转天抵达诺美,此时离血清的保质期还剩半天,所有的容器都安然无恙。人们获得了宝贵的半天时间施打血清。

就这样,20个雪橇队的150多条狗拯救了这个镇上万人的性命。

这段674英里的狗拉雪橇接力狂奔,无愧地使这些雪橇犬和他们的主人成为英雄与神话。

为纪念这段150只哈士奇救了一万人性命的感人的历史,人们铸造了一尊哈士奇的铜像,放在纽约中央公园中。

今天这只按照最后一段路程的领队犬巴尔托的形象铸造的铜像仍在那里。这段在最寒冷的西伯利亚发生的哈士奇们的故事,仍旧温暖着人们的心。

英雄哈士奇多哥(Togo)的故事
多哥 ( 1913年10月17日 – 1929年12月5日)